以宴

高三

【睡前小打】关于七夕 含cp向

◎8.17
◎脑补臆想,请勿当真。
◎微伪微向
◎风格无趣 慎入


空气里是软糖散发出的蓝莓味儿。不是很浓,却像被夜调配出了奇妙的氛围。

他睡不着。他躺在床上,一管吃了一大半的软糖搁在附近,好像在勾引。
阿尔卑斯固然不错,对水果芬芳偶尔也有向往。

今夜玩甜蜜之家是一时的刺激,惊悚音效和吊诡画面放过后并没有多可怕。观众们晚上难寐的担心其实没什么,不做亏心事没有鬼敲门。

赤诚的人自有他的光明磊落。

但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坦然。他还是个直男,笨拙的那种

最近事多,冲分上段也很紧张,有些事项倒一天天走向正轨。不过从甜蜜双排到激情四排,第五人格结束后和微笑的吃鸡节目渐渐固定。

今天七夕啊,七夕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摸了摸身旁手机还带着余温的外壳,默默地想。

自家房管搞事爬墙,改奇怪的id让微笑念已经见怪不怪。没想到他自己溜去回礼被当面点名。

...嘴上是说主播间送来送去浪费钱,却还是亲自刷了礼物。

“感谢虚伪老板的... ”
微笑声音很灿烂。洋溢着什么,几乎有画面感,愉悦欢快。

他该有笑容的,可是耳朵反倒先红了。
谁会不留意热情奔放的告白?就算是玩笑,一次两次是玩笑,百次或许成了真也说不准。他没担得起风险,他心有所动。

昨儿提到七夕福利抽奖。抽等身抱枕,堂哥骚话当即就有:原味的?
...原味的。等身。他接了玩笑,笑得非常害羞——尽管这词太闷骚,适合直接开车而不是嘿嘿嘿。

他可记得自己直播间是全年龄向。

然后微笑说,他要。暗箱,他肯定得先有一个吧。
他说,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的是他本人,不是抱枕。
七夕,没什么特别的。


◎我永远爱伪酱
◎跪求评论:意见 建议 指导

【轮回】【我遇见了奇怪的人系列】

嘿没错又是我,这次是存稿。依旧是私设的后勤,不过这位可能会引起不良反应呢,食用需谨慎w

*第一人称视角

*cp自由心证

*大坑慢慢填,可能会与其他几篇有交叉,不影响食用

*日记体(?

*BY、以宴




0


我是何茗。男。24岁整。轮回俱乐部和战队的专职医师。
俗话说的就是,奶妈。
这里的俗话指的当然是荣耀这个游戏架构下的俗语,你们懂。


我的工作没有硬性规定,但是一般情况下无休全天待命。轮回战队的手部保养练习,也就是我们选手说的手操,绝大部分是我负责的。还有视力问题以及皮肤问题,联盟的脸可是需要好好保养的。


至于手部护理这个从联盟统计的操作失误率可以较为直观地看出端倪,科学,科学懂吗?为了进入轮回的医疗部,我曾专门研究过某位已经退役的选手,为他而写的报告堆起来比我还要高一个头。我甚至自负地想过如果我早一点走上这条医者之路的话,现在他绝对依旧如昨日张扬。其实本来我是想进百花俱乐部的,因为他们的队徽符合我的审美。可是我跟踪那位选手被人当成狂热粉丝抓了。可我真的是单纯为了看一眼他的手腕啊!


我钻研每位选手操作的习惯,研究手部肌肉和骨骼,观察每一动作配合的原理,思索最轻松的活动方式,最有针对性的放松练习,最合理的休整调息。我关注每一位选手的心理状态,留心每一位选手的身体状况,同时我还是轮回全队的私人医生,普通的头疼脑热我可以解决。


我有自己独立的医务室,自从我搬迁到此,门后挂着的的后勤之星光荣锦旗从未离开过。导致食堂阿姨和大师傅看我从来没有过好脸色。他们一定是嫉妒我的帅气,我想。导致每次午饭菜都得临办公室里的营养师薛连帮忙带。薛连作为营养师,真是尽到了责任,我每次都见不着自己喜欢的菜。


而我的私人电脑总是在一个特定的时段惨遭入侵,qq频繁被盗。后来经高人提点我才发现是一伙有组织有纪律的人在休息时间做地无聊的事。真是孩子气的报复呢,除了技术部那一堆有轮休的电脑高手谁有这闲心啊。


至于网游部无需多说,自从兴欣横空出世之后网游部评分倒数第一的小板凳从来没有离开过。后勤之星评选基本上没他们什么事。叶修大神真是嘲讽啊,我不只一次如此想过,连这种嘲讽都拉地如此之稳。网游部次次月末评比,年中考核全垫底,从来没有闲心来和我进行一番亲切友好的交流。


宣传部中游不动摇,不上不下倒是对我没啥意见。其余部门我就不在这里为了虚荣心一一叨叨了,或许以后会所提到也说不定。




【韩张】【我遇见了奇怪的人系列】哟,连垃圾袋都要整整齐齐的有精力的强迫症患者

&来自霸图俱乐部后勤清洁工范元的怨念

&全程第三人称视角

&私设后勤

&私设宿舍

&欢迎抓虫



范元推着垃圾车,心情一如既往。
后勤要求选手们和员工们早晨把垃圾袋统一放在门外,便于专人清理收集——没错,这个专人指的就是他,范元。



范元是习惯了这些工作的,尽管又脏又累,今天他之所以一改往日的好脾气是因为他的老伙计,手推车坏了,斗裂开一个大口子,尖锐的缺口翻卷着,往里放工具之类的相当不方便。



他叹了口气,和电梯里的女招待随意打了个招呼,向上又坐了一层,准备收选手们的垃圾。



现在是上午七点半,选手宿舍安静之极,训练日里这个点那些年轻后生们都在总部那边训练室里忙碌着,正方便他打扫清理。
范元动作娴熟的用一个改造过的长夹子夹起过道两旁的塑料黑色垃圾袋,再手一动就顺势抛在小推车里,好一个手熟。




他收拾地顺利,也不觉疲惫,看到那两个挨着放的四四方方有棱有角的黑色垃圾袋顿时有些亲切。不用猜,整个俱乐部有如此严重的强迫症连垃圾袋都不放过的铁定是战队副队长张新杰了,至于另外一个,天地良心,他只叠了自己和韩队长的可能已经作出很大牺牲和放弃了。




毕竟有一次范元收了宿舍整整一层楼的整齐垃圾袋。可能是众人统一模仿张新杰,还有个可能他连想都不敢想......



咳咳,他咳嗽几声,三心二意的打算一把抓两个袋子扔进推车,顺便毁掉垃圾袋的绝妙造型,谁知,居然就这一次出了问题,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垃圾袋,一个撕拉一声,被车刮破了,垃圾撒了一地,另一个就这么飞了出去,跌掉另一处,也洒出来了。



晦气!耻辱!范元恼怒地“呔!"了一声,仿佛要吓掉霉运,他放下架子换成扫帚准备自己收拾起来,可他刚低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一个小小的红色盒子,压瘪了,但是超薄等字样已经明晃晃。
诶,谁能告诉他,选手宿舍区一大帮子老爷们,居然有人这么艳福不浅用掉了一整盒



BYT?



真是令人啧啧称奇,他还需要负责把垃圾从垃圾袋里倒出来呢,从来没有发现这种东西。今天可谓大开眼界,年轻人精力就是充沛,范元好生羡慕。
他又向另一处秽迹走去,果不其然发现了四五个独立包装和用完后裹在卫生纸里透明的小东西。



等等,这个垃圾袋.....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是张新杰的吧……范元大惊失色手中扫帚险些落地。
他颤巍巍抬头去看门牌,



707,张新杰。
708,韩文清。



他捂住了嘴。似乎明白了什么。
任脑子里思绪翻飞。



【韩张】小段子ˊ_>ˋ关于奶妈

&ooc慎食&注意保质期


“队长......”
他先是推了推眼镜,然后右手成拳放在嘴边假借咳嗽来掩盖不自然,神情却没有多少羞涩,依然是一派严肃笃定,
“我是男人,一般情况下来讲是没有被吸出奶来的可能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果有必要,我们还是可以来验证一下这种可能性到底存不存在。”




暗搓搓发一个证明存活xxx
求别吐槽笑一笑就好xxxxD

你负我护。

【周江】【我遇见了奇怪的人系列】你命里缺他

(原创线索人物出没注意_助攻的单身道士)


(诡异的脑洞)


(糟糕的剧情)


(可疑的日常向)


(我遇见了奇怪的人第一篇)


澹台眠翻了个白眼,恰到好处的藏在老土的黑墨镜后边。他脑子转的飞快,把手里的扇子嘭的合上,摆开他祖传的神棍架势,文诌诌地拦下转身欲走的男人,脸上一派仙风道骨的含蓄的笑:
“这位小友,贫道是在叫你啊!”


江波涛一怔,停下脚步,看了看身边叫住他的年轻人,有点转不过弯来。那年轻人伸出右臂挡在江波涛身前,手中一柄折扇执得极稳,不见一丝颤动。从衣袖里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腕子极其惹眼,是缺少血色的苍白。江波涛顺着做工精细的深棕色衣袖向上看去,那自称贫道的人一张脸上墨镜占去了将近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和手一样白的慎人,特别是那薄唇更是定点血色都没有,整个人一股子阴森森的气场。这人看上去不过20出头,一身民国时期算命先生打扮,不过头上没梳小辫也没带帽子,脸上带的墨镜也不是现在看来怪里怪气的圆片,而是普通低调的样式。


澹台眠见他看向自己,便收回了手,双手揣在一起,整个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边上一站,繁华都市的熙熙攘攘仿佛都成了背景一般,尽数颜色消散。


江波涛听着这怪人自称贫道,言谈举止令人好生好奇,但是人不可貌相,再怎么说他性格使然遇见谁都是客客气气的,于是他生硬的应了:“呃...敢问先生叫住路人所为何事?”


澹台眠听了这声先生顿觉受用,他的确是算命先生,而且喜欢先生这个称呼胜过大师。
他扇子在手里打了个花,点点头说道:“嗯... ...贫道看你命格殊众,可否寻一清静地方详谈?”

江波涛确实是生来的好脾气,若是换个时间他倒是可能把他领到某间茶楼里去,毕竟这样一个诡异道士拦路可不是一般人能遇见的奇事。不过此刻他需要在这里等着周泽楷出来一起去外面吃饭。


他沉吟了片刻,想着如何把拒绝的话说得漂亮丰满,可那先生看出了他的犹豫,当下也不多劝,直接了当地出言询问:“小友可是有些不便?”


江波涛见他这样说也不多做解释,当下点了点头。


先生在墨镜之后皱了皱眉,语气却未有半分不快:“那贫道废话也不多说, 我看小友也是个明白人儿,在下澹台眠。敢问小友名讳?"


江波涛笑了笑:“江波涛,大江东流的江,波涛汹涌的波涛。”
澹台眠神色略略有些讶异,上下打量着江波涛,他本来是寻思着这江波涛骨骼清奇,意图攀谈试探,后来见他谈吐得体更是起了收徒之意,可是这名字更加令他惊奇。


三字九点水。这家人是怎么个火急火燎才取出这样的名字啊。道家要求人阴阳调和五行平衡,这么冒冒失失地在名字里硬生生堆了九点水,不知原因是何。他相面也是看家本领,只消几眼足以得出江波涛其人没有什么火象,九点水驾驭起来恐怕不轻松啊。名字本来是给天性缺憾一个弥补的机会,如今补的过头了反而适得其反。


澹台眠考虑这些事只在一瞬,因为觉得可疑,他干脆的请求江波涛把手伸出来,他寻思着同是男子应该会允许他摸骨。
“男左女右。”他提醒道。


摸骨他早就驾轻就熟,加上之前细细打量过江波涛,他已有了三分把握,他轻声道“贫道看过了你的面相,你最近有祸。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如有小灾小难必要警醒。天机不可泄露想必不用贫道多说,你...好自为之。”


江波涛很明显是一点未信,脸上依旧保持着温文的笑,只是因为无趣与着算命先生应了几句,果然还是那一套,凭空生了出事端。看来下次实在无趣也不能搭理这种人了。江湖骗子舌灿莲花,只为掏出你口袋里的那些钱。


他很想说点什么来抨击这种行为,却听见远远有人叫他名字:“江波涛。”熟悉的语气,他随口说了句“有事见谅”就急急忙忙地向来人周泽楷跑去。澹台眠没有出言挽留,只是挂上了一抹诡异的微笑后消失不见。



“谁?”周泽楷双手插兜貌似不经意的问。
“一个江湖道士,没什么,走吧。”江波涛很是亲密拽了他胳膊,故意转移话题,“我知道一家店白粥很好喝。”


-----------------------------------------------------------



他领着周泽楷进了餐馆店门,随便选了个角落的位子。一起坐下,招呼服务员要了菜单。从他那个角度反着推给周泽楷,笑眯眯地推荐起来。
周泽楷点菜时话依旧不多,只是脸上表情分外柔和,他嗯了一声,江波涛又招呼服务员点菜。周泽楷看着他和生人说话时美好的侧脸,微微失了神。



然而江波涛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一个眼熟的背影低着头吃东西。没错,那么犀利的打扮这个城市里只有那个扮作道士的澹台眠了。



澹台眠小口小口地咬着略微有些发硬的饼,脸色有些难看,他的墨镜摘了放在衣袋,畏畏缩缩的窝在一个角落里减小存在感。



江波涛今天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只是在服务员去厨房的时候顺着往身后看了那么一看,结果却被装仓鼠的澹台眠给觉察出来了。机警地转身向他,嘴里含着一口饼,嘴边还有沾上的饼渣。
哦,这人在啃白面饼子。江波涛面无表情。


随即,这个伪道士像见了鬼似的回身埋下头狂吃。


江波涛自己也掩饰的很好,一眼过后神态自如地给周泽楷讲起了笑话。
嗯,不知道从啥时候起,周泽楷非得听个笑话才肯吃午饭。


讲着笑话的时候他心里同时在吐槽:有人在粥店里啃饼。随即他笑了,停下了讲了一半的有趣段子,开口就是:“从前有个人在粥店里吃饼... ...”


“咳咳咳…”他身后有人噎住咳嗽起来。
随即一阵吸溜吸溜声。


江波涛看不见,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看得见,他忍俊不禁地笑了笑:“面。”
面?他仔细一听,顿时明白了,他会心一笑,从善如流的改口:“从前有个人在粥店里吃饼,饼吃完了之后他就又要了一份面... ... ”他还可以听到呼呼的吸气声,估计是要的面辣。他自己也很喜欢吃辣,最近却不能吃了。


他们的粥也陆续上来了。这时澹台眠早已吃完了他的东西,神态自若地收拾随身物品加到了他们那一桌。周泽楷烦地直皱眉。这人真是没有礼貌。


东西没齐还未开始吃,江波涛瞅见他的表情,连忙解释:“等你时遇上的一位先生,算的挺准的。”
随后尴尬地转向澹台眠,随意找了个话头:“先生算算我们队长最近时运?或是看看相什么的?”

澹台眠只盯着周泽楷看毫无反应,招呼也不打一个,片刻之后吐出一句:“你命里缺他。”
随即告辞离去。


江波涛居然脸红了。
这可不多见。周泽楷默默想着,没有就奇怪路人的话表态,而是近乎贪婪地注视着他,目光炽热。



【完】【下回换cp】

-------------------------------------------------------------------
笔者注:
其实不久之后趁澹台眠喝醉,我十分好奇地问他,他一个半吊子如何脑子开了光,吐出那么应景的一句话。
他痞里痞气地一摆手,说是邻桌的两个小年轻儿不懂事,恩爱秀的太过,他要不煞煞风景他的一双慧眼可能就被对面那帅哥宠溺的笑容给闪瞎了,故有此一句。
说到这他愤怒地一拍桌子,哭丧着个脸,喃喃道,没想到居然给他助攻了!他澹台眠铁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杜明】杜明的十大错觉(含周江)

(轮回部分队员出镜)(略周江周)


⒈第十赛季我们轮回三连冠。


⒉队长周泽楷除了加血无所不能。


⒊副队江波涛为人好相处,实诚心好。


⒋方明华派我上场是单纯的为我着想。


⒌队长和副队关系就跟哥们儿似的。


⒍全明星赛上只是状态不好的失误。


⒎我可以上首发,不上是因为战略需要。


⒏对手是唐柔的所有比赛我都很出色。


⒐唐柔很暴力是因为她对我有好感。


⒑我会和唐柔在一起的。




狂虐杜明不手软的我啊……。过几天还会有杜明的个人篇……。不算是生贺因为晚了好多……。心疼杜明×


【周江】烧烤真好吃

(轮回全员出镜)    (杜明略遭罪)


江波涛递了插好的玉米给周泽楷,后者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掐着杆,神色犹疑。像是在说:“?”


江波涛绽开一个笑容,阳光至极。

周泽楷明白了,无比默契,他站起身默默凑到炉子前,把玉米放上烤起来。


方明华一手握着一把烤串,另一只手搭在杜明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神秘兮兮地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吕泊远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他坐在孙翔边上,顺手从桌上的盘子里那烧烤吃。大口嚼着鱼豆腐串,却时不时地望向那边,似乎对他俩说的内容十分在意。


“咦?”孙翔皱着眉头看吕泊远,语气里带着疑惑:“这是我的串。”


突然,杜明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猛地从方明华的手里夺过一串羊肉串,表情凶狠地一口撸过,吞进上面的所有羊肉,随即毫无征兆地跳起来大喊一声:“方明华我等你离婚!!”


“噗——”

方明华听到之后还没来得及说啥,倒是孙翔听得真切,一口六个核桃喷了面前的吴启一脸。

“哇孙翔!你干什么?”吴启呆了呆惊愕地看着他,孙翔急忙扯了桌上的纸巾胡乱往他身上按,手忙脚乱之中连连道歉。


另一边方明华显然没想到杜明竟然反应如此强烈,瞪着他不明所以,问:“怎么了?”


杜明一脸悲愤,他颤抖着手指着方明华,明明是挑衅至极的动作,他此刻做起来却有几分弱气,下巴上还有因刚才吃相粗鲁而留下的酱汁。搭配上此刻的动作让人不由得发笑,一点震慑力都没有。

“有老婆了不起啊!告诉你,在兴欣那边我也有我女神!”


江波涛见这边起了争执,想要起身过去说和,见到这幅样式也是不禁噗嗤笑出了声。更别提方明华经这么突然的一吓下意识举起了双手,左手掐着的一大把烤串就这么被举到了空中,他真怕方明华会被当成给烧烤打广告的。


方明华看起来无语极了,他急忙解释,顺手把多余的烤串交给江波涛几只,分担一下手里的压力。

“我真没嘲笑你的意思,真的。”方明华诚恳道。


杜明看起来仍是无比委屈,但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可笑,颓然蹲了回去,在心里暗暗责备自己的冲动。

“抱歉,是我太敏感了。”他低下头道歉。


江波涛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先对方明华说了句“队长想问问你玉米怎么烤”成功把他支开,又语重心长地单独对杜明做思想工作。


“我说,咱们不能只想着妹子啊。男子汉大丈夫应先以大业为重,你看小周不也没有女朋友吗?” 他说话的声音没有特意减小,说到这他转头去捕捉周泽楷的表情,就在这时他在空隙中也向他看来——


目光交汇。

果不其然,周泽楷眼神中危险几乎要溢出来。


呃,江波涛想,还是不要提这个了。他话锋一转,说起自己来:“我也孤家寡人一个啊。不急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来日方长嘛。再说,唐柔那么有冲劲的姑娘,不到退役恐怕是不肯停的。”


他说完自己时同样心虚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后者专注于家庭煮夫方老师的厨艺教程,没有再抬头。


但是他有一种直觉,他一定听到了。


安慰受伤的杜小明同学着实费了不少心思,烧烤聚餐结束后又愣是陪着空虚寂寞冷的他在空旷的大海边散了一个多小时的步,还要耐心地听他发牢骚着实不轻松。


所以当他深夜刷卡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时看见周泽楷坐在那并没有怎么惊讶,反而有点庆幸和释然。这个宾馆的房卡给予两份,所以尽管一人一间但是房卡都在周泽楷那里有备份。


他向沙发上坐着的人走去,那人一身睡衣向后靠在沙发背上,在调得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神情。他背后是视野极好的落地窗,深夜的海神秘又有深度。深蓝色上起了磷磷的亮光,晃动着寂静安然。今夜无浪。那人微垂着头看不清神色,听到门响后他抬了抬头,昏暗之中一双眼睛暗转流光,光华此刻不加内敛,摄人心神只在一瞬。


江波涛愣了愣,微启嘴唇却忘了言语。半晌之后才勾起笑,慢慢走过去,蹲下去要吻他。


周泽楷偏了偏头躲过,垂下眼睑:“洗澡。”

于是江波涛就去洗澡了。


[以下含ooc慎]


他当然不会知道,在他洗澡的这段时间,周泽楷顺利的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他想要的必备品,还是玉米味儿的。


第二天早上江波涛醒来之后觉得自己好像更累了。昨晚尤其激烈放纵导致他现在面临下床的难题。他知道沉默的人爆发起来是很可怕,但是这次居然更可怕。鬼畜的让人难以置信。最后那个被折磨得受不了的险些哭着连说我错了我错了的人一定不是他。


【周江】我只在心里想你(日常向)

【同居日常暧昧向】【算是提前的小小七夕贺了吧....


浅色系的装修风格,清冽的阳光从明亮的玻璃窗照进来,暖洋洋地撒到床上人的脸上。
天气很好,阳光不错。

周泽楷望着他安睡的侧颜温柔地笑了笑,一如既往,俯身在他嘴角轻吻:“起床了,今天周六。”早安吻向来很轻柔,不过就算如此恬淡也足够把江波涛叫醒。
两人都是浅眠,但江波涛会在有周泽楷的地方睡得很熟。所以几乎每次叫早都是周泽楷吻他。



江波涛的头发很软,刘海软塌塌地伏在额前。两人私下相处时,周泽楷时常伸手去揉,细软的发丝在手间划过,一阵酥麻,直痒到心。若地方和情景合适他就会一直揉着不放手,江波涛就领会他了的意思,把人抓过来吻上微凉的唇,亲吻,然后是或激烈或温柔的亲热。



江波涛喜欢啃玉米,鲜玉米。锅里煮熟,切成适合拿在手里的小块。他时常举着拿去喂周泽楷,在他快要咬到时突然收回来,看他脸上包容的无可奈何的宠溺。



周泽楷有一双符合荣耀第一人的好手。手指纤长白皙,江波涛无数次看着这双手熟练地操作荣耀,第一次的时候才知道那双有魔力的手同样很会操纵他,操纵他的身体,他的感官。

周泽楷是知道他的手与别人不同的,他的手覆在江波涛脸上时,那人会用嘴唇去捉,细细地触碰和亲吻。激情中江波涛会小心含住他的手指,用舌头舔他指腹和指尖的薄茧。食指连心,周泽楷无论如何持重也是无法平静的。



二人对待荣耀都很严肃。但是江波涛对于网游依旧是略带游戏的态度。圣诞活动时他坐在周泽楷旁边,手可不是十分老实,反正是休假,就该做些假期时间应该做的事,不是吗?



在明确关系的时候,江波涛曾有些犹疑,导致他某些事上反应迟缓更甚恋爱之前。毕竟开始时一直是他主导,后来不知道怎的就……
周泽楷也不是永远一个字都不说的,但很显然他在情事上不幸地也不想多说什么。

联盟里某两个不自觉的姑娘私下里八卦他俩被江波涛听到,一人笑嘻嘻地怀疑周泽楷一言不发如何谈恋爱,另一人居然对他和周泽楷的关系有些许猜测,说不是还有江波涛吗,周语十级,情话想必也能翻译啦,只不过恐怕江波涛可不会特意去给别人解释这些,原因你懂的。

这些姑娘们!他听了很是愤愤,却在想起周泽楷对他说的句子时憋不住笑。

“想对你说的话,全在心里啊。”



周泽楷在做那样事情的时候同样不爱说话,只有低低的压抑的喘息声。江波涛则会在动情时叫他的名字,他几乎从未出声回应,骤然加快的动作表达一切。



周泽楷有一阵子天天穿长袖的衣服,只是为了遮挡锁骨上的吻痕和胳膊上的牙印。没办法,谁让在下的江波涛偏偏喜欢留下痕迹呢。

[未完待续]


以后还会填的!!点头】最喜欢日常了www
求留言求意见/////要不没有动力...